父母也有“叛逆期”。
在某一天,我們會突然感覺自己的父母變得像個孩子——就像當年我們期待父母的愛并依賴父母一樣,父母現在如此渴望得到我們的關心,也想依賴我們,希望把自己的生命與我們重新緊密地聯結起來。父母的依賴帶來溫暖,但也常常讓在奮力打拼的我們感到無形的壓力,關系或許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越疏遠——面對越來越難以溝通的父母,你是否正在感到力不從心?
矛盾從這里升起……
那些折磨人的心結。
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父母就變得固執和嘮叨起來,本來見面機會就少,而這少得可憐的時間竟然也用來吵嘴——真的是我們不夠孝順嗎?在工作中可從來不會亂發脾氣,為人處世上很有分寸,但是,只要和父母在一起時間一長,我們立刻就變成了“小矮人”,像漫游仙境的愛麗絲一樣,除了發脾氣,沒有別的招數阻止父母干涉她的個人生活。很多成年人都經歷過類似的時刻,不管他們是否有意識,時間仿佛瞬間倒轉,他們立刻變回那個在父母面前撒嬌賭氣的小孩子。
例一:我今年28歲,畢業后留京工作。我一年回家一次,父母很疼愛也很想念我。但在心里,我發現我越來越不喜歡他們,包括他們的性格、思維方式;我一直在抵抗他們,和他們說話,我很容易煩躁,莫名其妙發火,甚至我為遺傳這件不能選擇的事情感到懊惱。但事后又后悔,心疼日漸衰老的他們。這種情緒到現在我還是不能很好控制。我也知道這樣不對,我還是很希望和親人和諧相處的。
例二:我媽媽今年快70歲了,最近一段時間,她性格好像變了很多,為了一點小事也和我們爭執,像個到了叛逆期的孩子。有一次,我看她上樓時提了些東西,就主動幫她拿,結果她卻瞪了我一眼,用力一甩,自己拎著東西上樓了。以前媽媽不是這個樣子。
例三:我昨天又和媽媽在電話里吵了一架。她聽說我要換工作,到一個待遇不如現在的地方,就沒完沒了地告誡我要現實點兒,考慮勞保待遇穩定性什么的,她永遠都在拖我的后腿,我已經三十多歲,我有自己的人生,真的不希望他們過多干涉我的生活!” 
其實,抱怨父母是一種需要。
父母讓我的生活變得一塌糊涂,難道我不該抱怨父母嗎?”“我指責他們教育的失責,給我人生帶來的打擊。他們毀了我的一切,我恨他們!”“你們是我的父母,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悲哀!”……在百度貼吧的“父母吧”里,充斥著把父母推上審判席的喋喋不休的抱怨。以至于有人感嘆“我的天,竟然有那么多怨恨父母的人!”。
也許網絡匿名的形式會讓人更無顧忌地傾吐心聲,不過生活中對父母的抱怨也絕不缺乏。王朔在《致女兒書》中坦誠了他與母親希望親密卻又互相傷害的矛盾情感。一次與母親的爭吵中,他說:“你知道你會給人一生造成什么影響嗎,看看我,最像你。你對我好過嗎,我最需要人對我好的時候你在哪兒。”
的確,心理學家們一致認為,父母的過分關注或責罵,都會給我們留下隱秘而深刻的傷痕。這些痕跡在我們心里種下憤怒、怨恨甚至仇視。我們指的還不是父母的虐待或暴力,可能不過是“你是從垃圾堆里撿來的”的玩笑,或者對其他兄弟姐妹稍有偏袒……這些記憶不斷重復地傷害我們,甚至能使我們終生不忘。
為何父母有時微不足道的錯誤就能令我們如此懊惱與憤怒?為什么有些人對父母仿佛有刻骨仇恨?為什么要一遍一遍咀嚼那些痛苦的記憶?當然,那些似是而非的心理治療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,不過誠實地說,埋怨父母似乎是一種需要。只要把錯推到爸爸媽媽身上,我們就能原諒自己在工作和人際關系上的無能。但是,這樣我們也永遠不會清醒地看明白,總是愛上不合適的人,只因老想著討好媽媽或者要跟爸爸對著干。如此,我們就用無休止地指責維持著對父母的孩童式依附關系。
真正的孝順是要接受父母的全部——他們全部的好與不好
還是在“父母吧”,我們也會發現很多類似于“怨恨父母就是忘恩負義”、“他們是愛你的,只是愛的方式……”的論斷。中國幾千年來的文化都是“孝為先”,“親情是最偉大和無私的”,是掛在很多人嘴邊的話。不過,心理專欄作家武志紅卻提出“沒有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,這是這個世界上無數謊言中的No.1”。他說,很多時候,這句話會成為一個障礙,讓人們看不到真相。
很多人會說“我知道我作為孩子應該孝順我的父母”,或者說“現在想想我也能理解他們,父母這樣做實際上是為我好。”當一個人這樣說時,往往是內心對于父母有負性情感,但是由于傳統“孝”的觀念影響,他們壓抑下來,不敢表達。心理專家說:“我們在宣泄的同時,也有了修復的機會。壓抑對所愛對象的憤怒,僅僅強調愛的一面,這種愛是靠不住的。表面看來是寧靜平和的,其實是疏遠了。只有建立在一種真實了解的關系上的愛,才是穩定的愛。實際上,表達之后可能會與父母相處得更融洽。表達,不是說我們成年了,就要去和父母吵架,而是要學會容納我們的感情,把自己的情感——不論是愛的還是恨的——整合起來,變成對父母,甚至是對人性的理解,真實的對自己和對父母的接受。”
成長就是接受現實
接受自己的父母,需要放棄對理想父母的不切實際的幻想。同樣,父母也不要指望擁有理想的孩子。正如弗洛伊德所說,父母不管怎樣做,都是錯的。我們應該“從父母命運的背景下看他們”。那些說“他們沒有資格做父母”的人忘了,世上并沒有教授做父母這門職業的學校。人們無法學習做父母,一切取決于他們與自己父母的關系,好也罷壞也罷。每個人只有在家族血脈的代代相傳中,在生兒育女、并受他們指責的過程中,才能學會接受。只有尊重這個事實,我們才能成為自己。
專家解讀——在和父母的關系上,你需要首先檢討和改變自己!
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,你喜歡誰,你會像誰;你恨誰,你也會像誰!你沒有覺察到他們年輕的時候也跟你一樣容易煩躁,莫名其妙地發火,他們彼此吵鬧打架,不顧及對方的感受,現在你也不顧及父母的感受;以前父母不能很好相處,現在你也不能與他們很好相處。 覺察到這一點,你需要靜一靜,想想自己該怎樣來改變這種讓你受傷的親情模式,要不要選擇一種自己喜歡的方式與父母交往。當然,不要說這些是父母遺傳給你的,這樣的歸因是不想承擔自己的責任。親密模式并非遺傳,而是學習。你從小就很叛逆很恨他們,正是這種恨讓你學到了他們相處的方式。如果你過去對父母有過心痛和憐憫,你會主動插入關心并調節父母的關系,那時你會主張并堅持一種好的親密關系,在這樣的過程里,你也學會了如何善待親人,如何善待自己。
現在善待父母還是可以改變你內心固有的親密模式。不然,等你結婚生子后,發現你的婚姻似乎回到早年父母的婚姻模式,那時后悔就有些晚了。
對父母既親近又排斥,這個心理應該是青春后期或成人早期的。青春叛逆讓我們排斥父母,但叛逆以后我們內心重燃對父母的熱愛——那時我們已經有了完整的自我意識和邊界,我們不再受父母左右,反而可以自如地與他們分享自己的快樂與憂愁。對父母的雙向情緒,提示你尚缺乏穩定的自我感,這是你在青春期的心理滯留,與父母無關。處理的辦法是無條件接納父母,盡自己所能給予他們你的關愛和幫助,這樣你才能最終成為一個心智健全并心理成熟的人。
重建關系三步曲
第一步:走出控訴的心態。
不允許只自己在職業上發展,而不能建立親密關系,或隨心所欲的生活。這種種表現都說明有必要處理好與父母的關系,不要沉溺在對他們的埋怨不滿中。
第二部:善于表達自己的看法。
我們心里藏著那么多沒有痊愈的傷口:悲傷、屈辱、挫折……把它們表達出來,這會幫助我們同別人相處時掌握好距離,避免重蹈覆轍。
第三部:總結階段。
這是一項“秘密”工作,在有意識或無意識中進行,它讓我們重新排列過去幸?;蛲纯嗟幕貞?,以重建自我。借助于時間的推移,我們的記憶會重組一個可以接受的父母形象。
拒絕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——這樣愛父母就對了!
專項調查結果表明,父母只有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依靠自己的孩子。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,他們會感覺自己依賴的,表現自己力量的東西已經不在了,常常會有抑郁、失落感以及害怕被社會遺棄的焦慮——沒有人需要我了嗎?他們要尋找生活的意義、寄托和需要自己的人,來證實自己的能力!所以,嘗試從下面這些方式作一下改變吧,你會發現,找回和父母的親密關系,其實并不困難!
第一,重新了解他們。
父母塑造我們,對我們一生影響重大,我們卻可能并不了解他們!我們對一個明星或是朋友的了解,甚至遠遠超過對父母的。他們很少真正談論她自己,他們的心靈史對我們緘默。所以我們發起倡議:像采訪明星一樣采訪我們的父母。
和父母約好采訪時間,坐下來,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問下去,聽他們講自己——童年、成長。夢想、愛與怕、幸與不幸、成功與失敗、創傷和她的治愈。以及他們和你這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緣分……
第二,做一次時間旅行。
當我們唱著“?;丶铱纯?rdquo;回父母家里時,我們以為是在對父母盡義務,而實際上可能是我們自己需要不時回到童年狀態,因為在父母身邊我們可以徹底放下自己,休養生息。
當我們遭遇重大事件,處于危機中時,表現出的無助、依賴、幼稚,需要陪伴安慰等等,就是退行,是我們面對危機時的應激反應,屬于自我防御機制。危機過后,經過種種努力,我們又會恢復到原來的狀態。在日常生活中,我們也時常會做出退行的舉動,比如偶爾在父母面前撒嬌、發脾氣,夫妻之間假裝天真、耍賴等等。這些退行無傷大雅,它顯示出我們脆弱的、人性化的一面,讓我們在親密關系中更加游刃有余,自由自在。
第三,扔掉對著干的溝通方式。
有個幽默故事。一個50歲男人說,我看到報紙上說抽煙有害健康,就把煙戒了;報紙上又說喝酒有害健康,我就把酒戒了;報紙上又說,做愛有害健康,我把報紙戒了——這是對逆反心理的最好描述。逆反心理總是跟控制聯系在一起的??刂七t早會觸及一個人的底線,所以遲早會激起這個人朝與控制方向相反的方向運動,從而使控制失效。所以,趕緊改變自己對他們的祈使句口氣,學會表揚他們,贊美他們,很多事情的結果就會因此而改變。
第四,幫助父母獨立。
父母的撫育之恩是子女無法拒絕的主要理由,不論是否做得足夠好,子女很容易陷入一種集體的愧疚中”。壓力可能被我們自己放大了!“孝”的觀念在戲文里、傳說里、課本里、街坊鄰居的指指點點里,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潛滋暗長。其實是我們的心理力量不夠,在某方面沒有長大,把內心的一部分交給了父母控制。對于父母的過度索取,要學會溫和的說“不”,而更重要的是要了解父母真實的需要。如果父母自己都不知道需要什么,我們該做些什么?一定要幫助父母重新獨立。不僅年輕人需要成長,年長的人同樣需要。成長是每個人一生的功課,是不斷完善人格、健康發展自我觀念的心理旅程。我們可以像“導游”一樣,陪著他們選擇,給與他們支持,與父母多溝通,幫助父母了解他們內心積極的愿望。當父母決定去完成自己的愿望,積極去過自己的生活,他們就會變得生機勃勃。同樣,當我們與父母的關系重新回歸到兩個成年人的關系,所謂依賴也轉化成為一種各自擁有自己的健康生活,同時分享彼此的生活,互動和情感交流。
結束語:上述內容主要是針對做子女的講的,從心理到行為表現做了一些分析,同時也提出了一些改變的方法。如果子女在與父母的關系上存在一些問題的話,可以好好學習理解一下文章的內容,進行一些改進嘗試,不要以為現在的關系還過得去就不去理會。
另外,對于做父母的來講,在這種關系里面的角色更為重要,因為您不僅是父母,而且您有過做子女的經歷。建議您可以平靜的回憶一下,在自己做子女的時候,對父母是么樣的看法,有么樣的要求(父母么樣做是您所希望的),然后用筆記錄下來。如果現在您能夠做到那個時候的您對父母的要求(希望)的話,那么這個關系就不復雜了,您的子女的生活會更輕松、更幸福,您也會更幸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編輯整理:司 宣

聯系我們


027-81363586

武漢市江夏區藏龍島科技園鳳凰大道18號

Copyright ? 2020-2030 All Right Reserved 南京醫藥湖北有限公司 免責聲明 鄂ICP備:18016664號-1 (鄂)-非經營性-2019-0065
鄂公網安備 42011502001068號
久久精品色av